中国游泳队专刊2022年第6期

2022-5-11 16: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2| 评论: 0 |原作者: 小编悠游

简介
1.视频:2020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蝶泳视频2.美国最新游泳水中阻力训练设备介绍和使用视频3.游泳技术概念系列文章:移臂阶段时间最小化4.姒刚彦心理学专家讲座系列一:与运动员成长有关的心理学方面 1.视频:2020 ...
            
1.视频:2020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蝶泳视频
2.美国最新游泳水中阻力训练设备介绍和使用视频
3.游泳技术概念系列文章:移臂阶段时间最小化
4.姒刚彦心理学专家讲座系列一:与运动员成长有关的心理学方面


1.视频:2020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蝶泳视频
视频看点:
2020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蝶泳决赛,匈牙利名将米拉克·克里什托夫(MILAK Kristof)以1:51.25的成绩获得冠军并打破奥运会纪录,日本选手本多灯(HONDATomoru)以1:53.73的成绩获得亚军,意大利选手费德里科·布尔迪索(BURDISSO Federico)以1:54.45的成绩获得季军。
第4道米拉克·克里什托夫冠军
第8道本多灯亚军
第6道费德里科·布尔迪索季军
6609c93d70cf3bc78f24efdeba3394a4cd112a97.jpeg
出发阶段:
米拉克出发15米整体不错,除了反应时为0.66s,在前八名运动员中排名第4位外,出发后出水距离远,约14m,水下腿次数为7次,水下蝶泳腿效果好。第二名本多灯出发反应时为0.62s,在前八名运动员中排名第2位,费德里科出发反应时与米拉克相同,为0.66s。


米拉克出发阶段

途中游阶段:
100m过后米拉克暂列第三,费德里科暂列第二,125m过后米拉克开始逐渐赶超,最后50m优势非常明显。米拉克和本多灯、费德里科均选择一臂一换气的呼吸模式。

米拉克、本多灯、费德里科200m蝶泳分段成绩:

转身阶段:
米拉克转身后水下腿次数为8次,转身后出水距离为10-11m左右,费德里科转身后水下腿次数为5次,转身后出水距离也大致为10-11m左右。

红:米拉克 灰:费德里科 白:本多灯

冲刺阶段:
最后50m米拉克遥遥领先,米拉克最后50m平均游速1.70m/s-1.72m/s,与本多灯和费德里科产生鲜明对比。米拉克、本多灯、费德里科在最后5m冲刺均采用单次呼吸的方式,未进行憋气冲刺。


米拉克最后25m优势明显

小结:
相比于本多灯和费德里科的划频,米拉克动作频率并不快,前50米才16次,频率是所有运动员中最慢的。途中游技术动作轻盈、连贯、流畅、起伏小,没有明显的动作停顿现象,并且从视频及分段成绩可以看出,米拉克的最大取胜关键是后程能力较强,前程100米并未显现特别大优势,但是在最后75m左右,米拉克开始逐渐赶超,一步步拉大与对手的距离。

                                                -- 作者:杨雅雯

2.美国最新游泳水中阻力训练设备介绍和使用视频


游泳成绩提高包含二方面:增加推进力和减少阻力。增加推进力其中重要的是增加肌肉的力量,但由于游泳是一项在水中特殊环境进行的项目,在陆上增加了力量并不一定能转化成游泳所需的推进力,有可能还因为力量增加变成了水中的阻力,因此,在游泳界探讨如何把陆上力量转换成水中所需的专项力量,一直是优秀运动员、教练员、科研人员所探讨的课题。下面推荐的这款水中阻力训练设备,是目前世界上比较新型、便捷的水陆相结合的力量训练器材,可以提供大家一种训练思路。

这款水中阻力训练设备名字叫GMX7X1-PRO,适合所有技能水平的游泳运动员。它是一款可以变化阻力大小、使用距离到50米的轻盈的小设备,安装在游泳池的水道线上。除了提供力量外,该器材还可以提供技术校正,以提供最大的训练结果。

它目前在美国游泳界是最受欢迎的水中阻力训练设备,由美国名将德雷塞尔代言。该设计赢得了2020年国际设计优秀奖(DEA)。


最新游泳水中阻力训练系统使用视频
3.游泳技术概念系列文章:移臂阶段时间最小化
罗德·哈夫利鲁克博士
翻译:童静怡、张明飞
游泳技术概念文章中提到,当游速增加时,四种泳姿的划水周期的时间都会相应减少。在实际游泳中最大化缩短时间提高游速的阶段是在非推进阶段(入水和移臂)(译者注:这意味现代游泳技术发展趋势是划频越来越快,实际上也是这样的)。

本文将列出四种泳姿移臂阶段最小化的策略与思路。

移臂阶段四种泳姿的时间

图一显示出顶尖男子游泳运动员,在冲刺速度下蝶泳的移臂阶段时间(塞弗特、德利尼雷斯、布尔斯特克斯和乔莱特,2007年),仰泳移臂时间(乔莱特、塞弗特和卡特,2008年),蛙泳移臂时间(勒布朗·塞弗特、鲍德里和乔莱特,2005年)和自由泳移臂时间(塞弗特、乔莱特和巴迪,2004年)。图表显示,移臂时间从小于0.3s(蝶泳)到大于0.6s(仰泳)不等。
结果显示:蝶泳时间最少、自由泳次之,蛙泳与自由泳相当,仰泳时间最多。



蝶泳:
如图1所示,蝶泳的移臂时间最短,考虑到浮力损失导致快速移臂的动机,这并不奇怪(见图2)。

图2

根据阿基米德的原理,浮力取决于物体排开的水的重量,运用于游泳中则取决于水面以下身体的体积。当多个身体部位(即头部、手臂和部分躯干,约占身体体积的三分之一)高于水面时,会损失相当大的浮力。作为反应,身体会迅速下沉(即,身体被淹没)以恢复浮力。因此,蝶泳通过快速移臂,来恢复浮力和有效的身体位置。
(译者注:这意味着现代的蝶泳空中移臂越来越贴近水面,起伏小,空中移臂越快越好)


仰泳:
如图1所示,仰泳的移臂时间最长。时间超过0.6s,大约是其他三种泳姿的两倍。移臂时间较长的一个常见原因是,仰泳运动员通常会在臀部下方和/或臀部一侧完成推水阶段(如图3中的红色圆圈所示)。此时需要0.3s将手从推水完成的位置移动到水面,然后再用0.3s将手臂通过空气移动回水中。大多数仰泳运动员可以通过在靠近臀部的位置完成推水阶段来尽可能减小的移臂时间(如图3中的绿色圆圈所示)。

图3
蛙泳:
当运动员的手从水面上移臂时,蛙泳的移臂时间通常比所需要更长。图4中的模型显示了水面上的移臂比水面下的移臂需要更长的划水路径(和更长的移臂时间)。蛙泳可以通过将手在水下移动到流线位置来减少移臂时间。

图4
自由泳:
在自由泳中,运动员在水上移臂和水下移臂的速度相同(见图5,上图)。然而,事实上手臂在水面上空气中移动阻力最小,而不是水面下方移动-这样具有更大的阻力。运动员可以通过比另一只手臂更快地移臂来减少移臂时间。

图5

作者简介:
罗德·哈夫利鲁克博士是美国一位运动科学家和顾问,专门从事游泳技术的指导和分析。他最新的电子书“接近完美的游泳”系列是“最佳划水技术”和“无疼痛游泳”,可在swimmingtechnology.com上找到。通过info@swimmingtechnology.com联系。所有与本文相关的科学文件,包括科学原理、研究和研究论文,均可根据需要提供。

--文章来自《SWIMMINGWORLD》2021年第10期

4.  姒刚彦心理学专家讲座系列一:与运动员成长有关的心理学方面

引言:
如果我们从东京奥运会结束的时间节点往前回顾,长达五年的备战周期中,心理学的工作做了些什么?哪些地方做的比较好?哪些地方存在不足?有没有对教练们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提供了一些帮助?这些是我们对射击队的心理学工作应该反思的地方,但我们又不能仅仅停留于反思。

因为现在不仅是东京奥运会的终点,更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周期的起点,我们面对的是数年后的未来,而未来又是什么呢?

未来其实就是不确定性,未来就是意外啊。

如果回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结束的时候,谁能够想到在未来的几年当中居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新冠疫情的出现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训练方式和比赛方式。这就是不确定性,就是意外。

2019年底,我随国家射击队去福建莆田参加国际射联的世界杯年终总决赛。这次比赛中印度运动员的水平令我非常震惊,这是一批意气风发的年轻运动员,男女都有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世界杯总决赛也打得很好,在气步枪男女单项及气手枪女子单项都拿了冠军,他们亦具有混团的优势。当时我们都认为在东京奥运会上,印度这些顶尖选手一定会是中国运动员的主要挑战者。可是到了东京奥运会,整个印度队全军覆没,最好的成绩仅仅是第六名。

我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奥运会后就询问了印度的两位同行,一位在印度国内运动心理学界是很有名的70来岁的老教授,另一位是在印度国家训练基地一线工作的40来岁的运动心理学专家。他们俩的看法相差不大,第一个原因是印度的疫情情况,尤其是2021年上半年,整个备战奥运会的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第二个原因是在奥运会前最后两个月,印度的体育界和射击界以及全国媒体都对这支队伍充满了极高的期望,认为这批运动员将要创造历史,而印度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又把这种期望转到了结果目标上。当然这是印度同行的评论,而在我看来,这样一支拥有众多优秀选手的队伍在奥运会上一事无成,一定有它尚没有解决的更深层次的系统原因,而那又导致更多的不确定性和意外的发生。

第二个例子是意大利队,里约奥运会时他们获得了四金三银的成绩,可在东京奥运会上只有一块银牌。我对这一情况也很好奇,就与一位在意大利国家射击队工作了20来年的运动心理专家进行了讨论,他直接告诉我了一些情况:首先,2020年上半年意大利的新冠疫情的情况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人人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其次,2016年意大利队获得两块金牌的运动员因故退役没参加2021的东京奥运会;还有一些老资格的运动员在疫情冲击下以及家庭生活事件的影响下在国内的选拔赛也没有被选拔上。同样,背后的原因可能不仅于此,但众多不确定性和意外依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未来有很多事情是预料不到的,我想我们不如在这个新周期的起点上先系统性地梳理一下心理学和射击运动的可能结合点,这是可以找到较大确定性的一种思路。看看能否开创一些新的机会,或把握新的趋势,从而提升心理学工作的质量。

第一部分    与运动员成长有关的心理学方面

站在新一轮奥运周期的起点上,当前国家射击队的运动员主要可以分为以下三类:第一类是已经获得奥运会金牌,期待继续创造辉煌的运动员;第二类是已经表现出非常好的成绩或优良天赋,但尚未达到顶峰的年轻运动员;第三类是在奥运会或重大比赛中经历失败,需要重振旗鼓的运动员。我们分别来谈谈这三类不同的运动员。

1. 第一类运动员:已经获得奥运会金牌,期待继续创造辉煌。
(1)运动生涯:成长的个体特征与生涯的意义感



东京奥运会获得优异成绩的运动员,绝大部分都很年轻,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帮助他们有一个更好的长期规划。

这类运动员会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在拿到奥运会的优异成绩之后,他们都会有所改变,而教练员如何去理解和把握这种改变,就会在未来如何与运动员的相处中变得极其重要。

奥运会上的成功是社会公认的辉煌成就。从心理学上来说,当人取得辉煌成就之后,内心中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就会得到极大的满足,从而打开了内在的更广阔的心理空间,比如对自己的认识更深入、情感表达方式更多元和问题处理方式更成熟等等,这意味着运动员的生活中和生涯都会出现更多的元素和更多的选择。

比如杨倩在东京奥运会之后参加了一个脱口秀表演,非常得体大方,效果也很好;杨皓然能够自己创作歌词并用吉他自弹自唱来表现感情;姜冉馨在央视录制了一个讲述正念的视频,自己会做是一件事,能够清晰明了地表达清楚又是另一件事;张常鸿也开了一个自己的博客,平时看上去比较木讷的他在博客上还挺幽默。显然,这些金牌运动员们都在尝试通过个性特征的释放往昔日单调的生活方式里添加一些新的元素,甚至改变已有的生活方式,比如将一些时间用在求学或兴趣爱好上。

可以分析这些运动员是在用一种艺术的或个性表达的方式和能力来呈现自己在生活中所感觉到的意义感。从渠道上来说这是很自然的,顶尖的射击能力本身就是一种完美的艺术,两者密切相关;从目的上来说也很清晰,他们需要了解和理解生活当中超出运动本身的一些意义感和价值感,这样才能支撑他们在长期的生涯规划中走下去。

同时,这些变化也可能会带来了一些问题。在伦敦奥运会、里约奥运之后,有些获得金牌的运动员因为有很多的社交活动,导致训练时间减少,引起一些教练员担心,甚至使运动员和教练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变化。

如果从一个运动员长期生涯健康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引导这些改变能够和生涯规划相融合,让运动员感受到日常训练和比赛的意义是可以超出运动本身的,从而带来的意义感和价值感才会让这些顶尖运动员日复一日的“喜欢” 地做下去。

(2)专项能力:红皇后效应


文学作品《爱丽丝魔镜之旅》里的红皇后说“你必须拼命奔跑,才能保持在原地”,这一说法被称为红皇后效应,这个概念现在也有不少科学研究也在引用。

这一效应与金牌运动员目前的现状其实很相像,要不断的努力、奋斗,才能保持下一届奥运会达到同样优异的水平。所带运动员获得非常好成绩的教练员,更是需要思考如何找到一个新的突破口。

举个例子,高水平游泳训练中会使用到训练水槽,水流是从前方往后方打出来的直线,可以根据人游泳的速度设置水流的速度。这其实是人在水中克服阻力的过程,运动员要想在训练水槽中保持在原地就需要拼尽全力。这是红皇后效应的体现,也是一种极限负荷的训练,曾有一位德国专家跟我说这种训练已经不是练运动员的体能,而是练极限负荷下的心理。顶尖运动员要保持在顶尖水平上对于心理上的考验亦是高于其它方面的,红皇后效应本质上是逼着人用心智来挖掘潜能。

红皇后效应对运动员和教练员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大家都知道,但未必就是“守”。即便是保持在原地的奔跑,也是可以有方向与方法的,可以面朝不同的方向探索,也可以在原地绕圈中发现并解决新的问题。我们也需要仔细看看我们的主要对手们是怎样在尝试超越我们,我们和对手之间的位置都是相对的。

2. 第二类运动员:已经表现出非常好的成绩或优良天赋,但是尚未达到顶峰。

随时间推移,“00后”、这包括“04或05后”运动员将会不断的进入国家队的队伍中。“00后”运动员成长于高科技电子化产品的时代,我接触到的这个年龄层的运动员有两个基本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比较自我,第二个特点是不太善于沟通。这两大特点可能会使教练员很为难,比如找到一个极有天份的运动员,可是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尤其是当运动员取得成绩之后,教练员会更纠结如何去沟通、指导。

(1)思想上的成长:自主性的满足心理学家一直在研究人最本质的需求,现在被普遍接受和应用的理论是自我决定理论,包括三个最根本的心理需求。



第一个需求是自主性,不管在哪个社会,每个人都想独立自主。

“00后”长大的孩子由于环境条件的变化会显得比较自我,也不太懂得和别人沟通,而十几岁到二十岁之前又容易出现反叛期,也已经有一些能力,更会想独立做主,不想受别人控制,所以常常会在训练和生活中表现出自己的特别想法和行为。

第二个需求是能力的发展,人要有能力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获得所需要的东西。
“00后”运动员的成长依赖于教练员的指导、帮助和支持,虽然他们不太善于沟通,且自我中心,但专项能力要发展是个刚需,就必然有求于教练员,如何利用好这个需求来帮助他们成长就成为了一个有趣的思考点。

第三个需求是人际关系,人要在生活与社会上发展,就要有良好的人际网络。
“00后”运动员因为年龄和社会阅历的原因,对关系暂时没有很深的理解和很高的追求,所以对他们来说,和他人的沟通显得并不那么重要,有点无所谓的。

那么如何通过心理学上的理解来更好地利用运动员能力发展的刚性需求并进而满足其自主性的需要呢?

五年前,我们团队在广东省训练基地做了一个运动员和教练员关系的实地考察,包括二十个项目里的四百多名运动员,并尝试帮他们解决一些问题,在教练员端我们最后给出的七条建议是:
①   给运动员提供在生活和训练中有意义的概念/理念;
②   接受运动员的负面情绪/想法;
③   避免使用控制性的语言(例如“必须、应该、一定、没有责任心、这样做会对不起别人”等等);
④   提供选择;
⑤   让运动员建立每周的挑战性任务(“挑战”的意思是有一半的可能性可以做到);
⑥   在模拟情境中体验/学习应对重大压力的经验;
⑦   运动员的成长高于运动员的成功。

我们中国文化背景下的教练员都具有一些权威的色彩,但是“00后”运动员比较敏感,会有意或无意地抵抗“控制”。这里的区别在于,“控制”是一切由“我”说了算,而“权威”是由“我”负责任,同时给运动员自主性发展予以支持。

所以我们尝试让教练员明白,教练员可以是一个权威的教练员,但不要总是去做控制运动员的事情,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技巧就是给运动员提供选择。

只有运动员意识到是自己做出的选择时,他/她才会真正为自己负责。

比如教练员在制定训练计划时,可以提供不同的训练方案,一旦运动员自己做出某种选择后,投入状态会非常不同。生活中同样如此,自主选择对运动员自主性的发展是一种满足,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满足会逐渐的增加,运动员也会慢慢学会更好的处理与教练员的关系。

(2)行为上的成长:从他律到自律

我们通常会理解自律的反面是懒惰,但这里自律的反面是他律,自律是个体自己对自己的约束,他律是个体受到其他人或事情的约束。

自律的核心是在训练和生活中合理的注意力分配和时间分配。

“00后”的很多孩子一有空就玩游戏、刷手机、在网络上疯狂互动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一种他律,因为被一个工具或一些事情占据了注意力,更何况运动员还面临运动队、教练员的约束这种更加严格的他律,就会觉得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缺乏建立自律的意识与环境。

我们首先要帮助这些孩子建立起“自律”的概念与意识,比如与年轻运动员坐下来一起计算一下每天的时间是怎样在使用的,他/她或许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注意力分配的问题,进而产生需要更加合理分配的意识。接下去需要帮助运动员逐渐形成一个更自律的行为方式,而自律行为的形成是与正面情绪密切相关的,教练员可以从鼓励微不足道的小小进步开始,包括在生活方面和体能训练、技术训练、心理训练等方面的小小进步。

比如运动员虽然只是做到了一件小事,但如果教练员立刻给予了表扬,运动员就会开始产生一种正面情绪,这些正面情绪对神经系统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刺激,但经过日积月累,就会慢慢扩大这种正面情绪,从而鼓励和帮助形成自律行为。或者教练员帮助运动员纠正了一个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不合理时间分配做法,甚至只是简单地提醒了运动员,也是一种正面的触动。这样运动员就会逐渐明白如何去分配注意力和分配时间,从而有更高的训练效率。

3. 第三类运动员:在奥运会或重大比赛中经历失败,需要重振旗鼓。

每一届奥运会都会有失败者,我们通常提供帮助的做法是,首先在情感上对失败者表示支持,鼓励他再重新来过,其次再帮他分析失败中的经验教训。

但实际上仅靠以上两点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人是习惯性的动物,曾经失败的经历会对当下产生很大的影响。比如在射击项目中,一些从来没有参加过奥运会的年轻运动员反而更容易在奥运会上获取成绩,因为没有什么负面经验。所以除了上述两种做法外,我们可以尝试用故事思维方法和心理调节方法来帮助失败过的运动员东山再起。



(1)  故事思维, 用哲理来解释生涯意义
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怎么去做?想达成什么结果?这几个词串起来就是关于自己的故事思维。每个人心中都有关于自己的故事,它是个人信念的延伸,而新的故事又是可以导演出来的。

当一个运动员在奥运会上遭遇重大失败之后,原有的故事就破裂了,这是一个很负面的结果,那么如何帮助运动员建立新的故事思维呢?

第一种方法是找一个曾经失败过但后来成功的运动员例子作为榜样,通过榜样来替代故事思维里的自己。

第二种方式是自己给自己导演,重新书写自己的故事。比如杨皓然从里约奥运会的惨败,到东京奥运会的辉煌成就,最大的功劳者或许应该是他背后的常静春教练和蔡亚林教练,他们让杨皓然给自己导演了一个新的故事,同时在整整五年的奥运周期里给予支持和启发,从而帮助杨皓然获得一个新的职业生涯。

(2)  调节本领,可操作的方法来调节心理状态
除了故事思维,运动员还需要掌握一系列的自我调节方法,因为过去创伤留下来的问题有可能会重现,未来也可能会出现新的问题。同样以杨皓然为例,他有一整套准备方案应对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心理问题,他在这种训练中会反问为什么要这样做?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实际体验效果和预期方案有不一样的地方吗?显然,这些自我调节方法的领悟与应用会给运动员极大的帮助。掌握这些方法并能有效应用也是一个渐进的训练过程,需要持之以恒。





         
收藏 分享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广告位

Powered by XMSwim! X3.4© 2001-2021 Uswim Inc.  厦门悠游游泳俱乐部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011485号-3

小黑屋-手机版- 悠游网 X Master Swim